辽宁新增1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 为转运入境人员司机


接种第二天左胳膊有些酸胀,第三天就好了。樊瑞介绍,接种的每名志愿者都贴上了实时监测体温的传感器,通过温云APP与手机相连,专家组就可以在终端接收到实时体温数据。此外,每间房都有一部专线电话,随时可以与医护人员联系。

3月29日,接种重组新冠疫苗的第11天,樊瑞准时8点起床,记录下自己的身体状况,看新闻、学吉他、远程办公……再过3天,他将结束14天的集中隔离期。

墨西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至848例 新增131例

3月19日,得知自己符合条件的樊瑞,当日接种了疫苗。当时有10多位志愿者一起接种,他的编号是“005”。“针扎进去的时候是没有感觉的,我问了好几个志愿者都是这样。我也有和其他志愿者聊聊天,心里还是挺平静的。”接种疫苗后,樊瑞就住进了隔离点,进行为期14天的集中隔离观察期。

中科院天津工业生物技术研究所所长、农工党常委马延和撰文指出,确定无(轻)症状携带者的比例很重要,应该适当考虑开展对这样的无症状携带者的筛查。

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近日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,他不认为现阶段中国存在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。如果有的话,这些无症状感染者一定会把病毒传染给其他人,使得中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更高,但实际上,近段时间确诊人数却在下降,一些省份已经零增长。

武汉大学健康学院院长于学杰告诉界面新闻,“目前,医学界主要是担心无症状感染者会持续传染给其他人,有明显症状的感染者还可以隔离住院,无症状感染者因为难以被发现,正常活动中有不断传染给其他健康人群的风险,增加了消灭病毒的难度。”

这名31岁的江苏小伙在武汉工作,3月19日成为新冠疫苗试验志愿者,编号“005”。“我希望体内能产生抗体,希望试验顺利量产,希望疫苗能消灭新冠肺炎,这是我作为志愿者最大的希望。”

樊瑞说,等试验结束后,他想回趟江苏看看父母。这次疫情,对他触动很深,感受到了人与人,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大爱。樊瑞表示,希望自己以后也多做一些公益。他还想有时间走一走湖北周边的地级市。“这次疫情很多城市对口支援湖北,来支援的医护人员离开时,我看到了当地的淳朴民风,我想以后多去看看。”

△墨西哥总统 洛佩斯(资料图)